悲伤的牛肉饭

December 27, 2007 哀しみの牛丼

曲子从天而降
……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
就此作出一首歌的场合也很多

具体来说,经常会在路上走着的时候涌现出来。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。啊,intro来了,A melody来了,弦乐来了,吉他也来了,啊,连歌词都出来了,chorus也一起来了,啊啊啊……就是这种感觉。如果不记下来,就这么放任不管的话,会从大脑的右边流到左边,然后从此消失。因此,五线谱和铅笔通常会随身携带。一有灵感出现,就会不顾世人的目光,在车站或者人流混杂的地方,站着记下来。笔记的速度赶不上灵感涌现的速度,做记录的时候都是一副要死的样子。
但是,在路上诞生的不少都是名曲
……这也未必

做记录最重要的理由是
“我相信忘记的曲子本应是世界第一的名曲”
就是这样
实际上,做完记录回家后再把曲子弹奏出来的话
“……不行啊”
就这样舍弃的曲子有很多,但是其中也有“这个可以!”的曲子。对于忘掉了的曲子,即使相信“这个可以”也没用了。没有结果,只是相信是没有用的。因此,没有不做记录的理由。哪怕只是为了确认“果然是世界第一的名曲”

顺便,为了在做记录的时候不忘记脑中流出来的“气氛”,还有一些要领。超级敷衍的暂用歌词,当时想出来的歌词也会忘记所以要记下来。只有melody和chord还不够直观,很多时候,把歌词也记下来会更有临场感……嘛,这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了

今天也有曲子从天而降
在离家还有点距离的地铁站刚下车,步行回家的途中
感觉这一次的一定可以
但是只有今天,没有把五线谱放进包里……哦,早上整理包的时候拿了出来,却忘记放了进去……怎么办,走回去还要五分钟。是去商店买纸和笔,赶紧记下来呢,还是为了避免忘记,就这么一路唱着歌回去呢?
决定用后者,一边在脑中循环着曲子,一边加速赶回去
只顾着唱,副歌部分的一些变化也没有注意到
回家的路上脑子里只有这首歌
(偶尔唱出声来了。一定是相当古怪的人)

刹那间,某家牛肉饭店的看板映入眼帘
“白烩牛肉饭”
诶,这是啥?
感觉这是不可能的组合嘛
平时很少吃牛肉饭。走进牛肉饭店这种事情几乎都没发生过。不知道这种菜单究竟有多奇怪,这个组合到底怎么样呢?和洋折中?毕竟还是日本人啊。什么都可以混起来。不对,也许那样自由奔放的日本人有非凡的排列能力

就这样思维开始发散,突然醒悟过来
……消失了,全部的曲子(泪)

啊啊,那个时候果然应该去买纸和笔,然后记下来的……后悔已经没什么用了(後の祭り:迟到的庆典,这里指太晚了,没什么用了——译注)。After the festival。想到高中的文化祭,大家在黑暗中吸着果汁,那种后夜祭的空虚感……打住,那是迟到的庆典,用the after festival更好一点?
再怎么仔细考虑这种事情也无法得到任何安慰

为了泄愤,梶浦第一次踏进牛肉饭店
“白烩牛肉饭”
买了这个。嗯,就是要买这个
takeout,回家后才吃

gyuudon
拍了张无意义的照片……
你啊,至少还获得了blog的捏他,已经足够了!
(满意度为八成)

至于白烩牛肉饭,跟想象中的糟糕的味道完全不一样,相当美味
……如果能再咸一点,也许会是能让心流泪的味道……

因此,我相信今天忘掉的曲子是属于“这是不行的”那一类
被牛肉饭打败了。嗯,肯定的

2009.06.25 | | 200712

«  | 主页 |  »